“小赌被拘”现象偶有发生 专家建议明确赌博标准

原标题:“小赌被拘”现象偶有发生 专家建议明确赌博标准

“小赌被拘”现象偶有发生 专家建议明确赌博标准

  “十一”假期期间,人们在一家棋牌室打麻将。

  9月20日,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撤销了对肖先生的行政处罚决定。

  事情还要追溯到8月23日。当晚,广州市民肖先生和几个朋友在一家餐馆打5元赌注的麻将时,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现场共查获赌资420元,台费30元。次日,增城分局对肖先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肖先生处以行政拘留5日、收缴赌资195元。但在肖先生看来,自己与朋友的行为没有营利性质且赌资较小,纯属娱乐,不应认定为赌博行为。因此,向法院申请撤销行政处罚。

  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多起“小赌被拘”的事件发生,也有过当事人起诉后撤销行政处罚的案例。

  多位专家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小赌被拘”事件屡屡在各地出现,最主要原因在于相关法律不够完善,没有对麻将等带有赌博性质的休闲娱乐活动在金额标准、参与人员关系等方面作出明确规定。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建议,由公安部起草草案,针对参与主体、参与时间、参与金额等要素作出规定,为有关部门依法执法提供依据,为社会公众提供明确的参考标准,草案面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的同时,也是形成社会共识和普法的过程。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王敬波认为,“小赌被拘”处罚过重,建议在治安管理处罚法或者相关司法解释中对“赌资较大”作出明确规定,确定合理范围后由各地根据本地情况确定相应标准,这样既能明确统一的惩处机制,也不会出现各地标准偏差较大的情况,从而确保对参与人员的处理能做到罚过相当。

  “小赌被拘”偶有发生

  近年来,不少棋牌室在大街小巷中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记者在某团购软件上以“棋牌室”为关键词搜索,仅北京地区就得到了700多个结果。经了解发现,市面上的棋牌室多以小时为单位收费,价位在每小时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时间越长价格越优惠。

  一位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经营了多年的棋牌室老板对记者说,来棋牌室打麻将的多是亲朋好友,玩的也不大,基本上都是以5元、10元为赌注,一般玩8圈,大概4个小时左右。棋牌室平时的生意一般,逢年过节则会爆满。

  “十一”长假期间,家住河北省承德市的崔晓静在和朋友聚会时,经常会打上几圈麻将,“大家就是玩个高兴,谁也没想过靠这个挣钱。通常都是谁赢了就把台费结了,然后请大家吃个饭,赢的钱也就都花出去了”。

  家住四川省成都市的王熹告诉记者,在成都,很多人在吃完午饭后就会在路边找个茶馆,“喝茶是其次,打麻将才是正题。茶馆很少有上午开的,都是在快中午时才开始营业,人们赶在这个时间点去茶馆,为的就是赶上下午第一场麻将”。

  但即使在被王熹称作“打麻将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四川,“小赌被拘”的现象也偶有发生。

  2011年8月20日,王彬如与朋友任恒全、刘琼在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杨柳东路上的“金海岸”茶楼玩牌,玩的是5元一局的“血战到底”(四川麻将)。3个小时后,三人被温江区公安分局抓获,“共计查获赌资575元”,王彬如被拘留15日,其余两人被拘留12日。

  王彬如认为,打牌的另外两人都是朋友,输赢数额也不大,不应该被认定为赌博。从拘留所出来后,王彬如等人将温江区公安分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销对他们三人的行政处罚,但一审和二审全都败诉。

  王彬如不服,坚持申诉,2015年1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指令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2018年6月28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判决,撤销一、二审法院的判决,同时撤销温江区公安分局的行政处罚。

  “麻将本身既非天使也非魔鬼,善用得法就是娱乐活动,但以营利为目的,赌资较大的,就应判断为赌博行为。情节轻微的,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处以拘留和罚款,情节严重的,应按照刑法相关规定承担刑事责任。”刘俊海说。

  然而,如何认定娱乐与赌博,并不是那么容易。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曾经有政协委员专门提出提案。

  2017年2月16日,湖北省武汉市政协委员、湖北我们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方辉向武汉市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提出《关于以“法治思维”厘清“麻将娱乐”与“麻将赌博”的界限,让武汉市民打麻将不再提心吊胆的建议》,经审查立案。据悉,这是全国首例已立案的“麻将政协提案”。

  “赌资较大”各地标准不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ol-melia.com/a/ganhuo/sichuanmajiangjiqiao/2018/1227/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