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上中国麻将的欧洲人:游戏之中存大道

  《环球》杂志驻哥本哈根记者/杨敬忠 张凡

  如果你碰到一群金发碧眼的欧洲人分成几桌,正襟危坐,专心致志地打着中国麻将,请不要再大惊小怪、指手画脚,因为正在玩牌的人可能会操着标准的京腔对你说:“观牌不语真君子,地球人都知道。”

  麻将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很多到中国的外国人初次看到中国人在街边巷口围坐一圈打麻将,都非常好奇。在欧洲,现在也出现了一些热衷于麻将的人,他们出现在世界各地的麻将大赛上,技术出神入化者大有喧宾夺主之势。在欧洲一些地区,麻将爱好者还经常举行联谊比赛。

  童话王国的麻将传奇

  荷兰,这个拥有1600万人口的国家,在上世纪20年代就接受了麻将的传入。2004年,一个全国性的麻将组织成立,取名为“荷兰麻将联盟”。这为荷兰人成功组织第一届欧洲麻将锦标赛提供了必要条件。现在,每年都会有大约10场比赛在荷兰和比利时举行。全欧性的体育组织“欧洲麻将协会”也应运而生。

  现任欧洲麻将协会主席的蒂娜·克莉丝汀森同时也是丹麦麻将协会的创始人。北欧童话王国丹麦是较早就有华人侨居的欧洲国家之一,虽然华人数量不及英、法等国,但麻将文化的传播和影响却并不逊色。

  丹麦麻将协会现在拥有40多名经常聚会的活跃会员,他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职业是电脑工程师、生物学家、数学研究者等等,都是来自不同领域的高端人才。蒂娜本人的职业是丹麦气象研究所(相当于中国的中央气象局)的气候研究专家,曾代表丹麦参加过在哥本哈根、坎昆和德班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会员们每周聚会一次,切磋技艺,交流心得。除每周的定期聚会外,协会每月还举行一次麻将入门讲座,吸收更多的新会员,培养了数以千计的麻将爱好者。

  此外,协会用了很多市场营销的方式来吸引公众对麻将的注意,如定期举办研讨会让大家交流麻将技巧,电影《色戒》在欧洲首映时,协会还印发了很多关于麻将的传单,因为影片中有很多打麻将的镜头。

  协会目前采用的是中国传统麻将规则和日本立直麻将规则两种游戏方式,会员可根据喜好自由选择。大部分会员都喜欢师承“华夏麻学正宗”,因其宗旨讲究正大光明,睿智精深,妙趣横生。他们都说,日本麻将侧重防守,而中国麻将注重进攻,更能激发玩家的斗志和创造性。

  除协会会员之外,丹麦民间还有很多麻将爱好者。他们把打麻将视为一种益智怡情的趣味游戏和高雅的休闲娱乐方式。他们还把麻将当作一种有效的社交工具,用以增进与家人、同事和朋友之间的感情。但是,他们很少用它来赌博,而是代之以算番计分,获取各种奖励。丹麦街头也没有任何盈利性的麻将馆,通常是在社区活动中心定期开展麻将娱乐和比赛活动。

  欧洲人为什么爱麻将

  不少欧洲人将麻将视为中华文明和东方智慧的象征,丹麦麻将协会的资深会员罗伯特·延森是一名高中生物老师,他说:“麻将是一个入门易、精通难的游戏。同时它也是一个很好的社交工具,在打牌的过程中,通过与对手的无声交流来分析他们的思路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比延森入会晚一年的克拉斯·斯科特说:“每次当我抓到一手牌时,无论好与坏,大脑都会加速运算,去思考如何处理这一副牌和分析对手的牌路与心理。我很喜欢这种充满挑战的游戏。”

  协会会员马丁同时也是一名软件工程师,他的祖辈曾到过中国,从上海坐船带了一副麻将回国,当时刚满6岁的马丁开始喜欢上了麻将。他认为麻将的最大魅力在于它的多变性,“麻将不像其他简单的游戏玩玩就腻了。打麻将时你要不断地审时度势,尝试新的可能性,开动脑筋,争取最好的结果。”

  蒂娜虽然已经有了超过10年的“麻龄”,但她仍然坚持每天学习和研究麻将。她认为,欧洲人能轻松掌握麻将的基本游戏规则,而要在游戏之中制胜,除了把握变化多端的运数,还取决于现场对局势和玩家心理的准确分析、计算以及快速灵活的应变。如何把握和利用好有利的局面,赢得最大的战果,如何在逆境中处变不惊,沉着应战,实现最小的失利,甚至转败为胜,都有非常大的学问。这样的游戏对于提高心理素质、提升综合能力和促进身心健康都大有裨益。

  “游戏之中,有大道存焉。”她用地道的中国普通话说道。

  2011年12月29日,在丹麦麻将协会举行完例赛后,《环球》杂志记者采访了参赛会员。他们一致认为:麻将是一个易学难精的高雅游戏。你也许可以一天就能掌握它的基本游戏规则,但要想成为麻将高手可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你需要身经百战,不断磨炼和提高自身的修养和技艺,方成大家。

  麻将大赛风起云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ol-melia.com/a/ganhuo/majiangyouxi/2019/0308/1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