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逃21年,在津伤人逃犯酒后暴露“真身”

1月3日的湖北孝感市,气温已经接近零度,空气中弥漫着湿冷的气息。公安和平分局打击犯罪侦查支队民警和湖北警方相互配合,悄悄进入一间麻将馆。就在此前,民警接到群众举报,一名男子酒后称,21年前曾经在天津故意伤人后一直逃亡。经过侦查,民警发现此人正是逃亡21年的故意伤人致死案的嫌疑人高兵。

“你是高兵对吧,21年前,你在天津涉嫌故意伤人,跟我们走一趟。”进入麻将馆内,民警走到一名中年男子面前,掏出了一副手铐。

听到民警的话,男子的神情没有一丝惊讶。“我是高兵,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当和前来抓捕的民警目光相对的那一瞬,他把双手伸了出去……此时的麻将馆内烟雾缭绕,透过重重烟雾,跟随民警走出麻将馆的高兵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过去,自从1998年因故意伤人外逃,21年的逃亡生活在他眼前重演……

潜逃21年,在津伤人逃犯酒后暴露“真身”

【一件小事引起了争吵,争执中将人捅伤致死】

高兵是河北省人,家中兄弟姐妹四人,他在家中排行最小,从小性格内向,沉默寡言的他总觉得自己得不到父母的关爱。在他看来,自己没有哥哥聪敏好学,成为全家人的骄傲,也没有姐姐能说会道讨父母欢心。记忆里,他总是默默地坐在家中的角落里,看着一家人亲密欢笑,“从小父母很少主动关心我,好像我是家里多余的人。”早年的经历让他内心有了一种自卑感,而这也成为他“闯下大祸”的导火索。

1998年,学业无成的高兵来到天津打工,在和平区一个建筑工地当材料员。那年9月底的一天,工地负责供应水泥的供货人赵某为工地送货。清点中,高兵发现,少了一袋水泥,“我们的水泥数量没有问题,是你这个人不识数,数错了还不承认。”供货人赵某不仅没有进一步核对供货数量,还对高兵一阵冷嘲热讽。这勾起了高兵的怒火,他的自卑感容不下别人这样看不起他。两个人吵了起来,最终动起了手,而明显打不过对方的高兵随手拿起工地上的一把工具刀,向对方捅去。随着一声惨叫,赵某栽倒在地,鲜血从他腹部汩汩流出。此时的高兵被吓得呆住了,脑子里嗡嗡作响,而此时,他眼前闪过很多画面:被警察带上手铐、锒铛入狱、在狱中终老……“不行,我后半辈子不能就这么毁了”,他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赶紧跑,跑得越远越好。

在工地的一片混乱中,高兵跑了出来,匆忙中,他没有带行李便直奔火车站,由于害怕警察的抓捕,他不敢回家,而是上了当天最快发车的一列班车去了东北。就这样,高兵开始了21年的逃亡生涯。

案发后,高兵并不知道,赵某因伤重不治身亡。民警确认嫌疑人为高兵之后,全力追逃。民警去过高兵的老家河北,询问过他的家人和朋友,得知高兵的大姐落脚西安,又辗转到西安蹲守,却并没有等到高兵。

【心惊胆战逃亡路,隐姓埋名卖苦力维生】

到了东北,高兵化名张志国,在一个小城市的建筑工地上,干起了搬砖运沙石的苦力活。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整天闷声不响,只是埋头干活,他甚至连家乡的话都不敢讲。他每天都战战兢兢,生怕会被人查出来,别说看见警察马上躲得远远的,就连看到戴袖章的居委会大妈都让他浑身发抖。白天过得提心吊胆,晚上也噩梦连连。半夜里他经常被吓得大喊大叫,同屋的工友都说他有精神病。他觉得自己不能在一个地方呆太久,便向老板请假说要一趟家。出了工地的大门,他茫然不知去向,最后随便上了一辆长途汽车。就这样,他在全国各地漂泊,二十几年里,捡过破烂,在餐馆刷过盘子,最多的时候是在工地干活。

“没有一个夜晚能睡得安稳,晚上是最难熬的时候,别人家里亮着灯,一家人团团圆圆,我却连灯都不敢开,在黑暗中独自流泪。”高兵说,他也想家。然而,别说回家看看,就连家信他都不敢写。大约在2002年,高兵偶然遇到了一名老乡。在言谈中,他得知,妻子因为害怕背负逃犯妻子的名声带着儿子改嫁了。

当天津警方得知高兵与老乡有过联系之后,立即赶往其所在城市寻找,但是“警惕”的高兵早已离开。

【酒后和朋友吹牛“犯过事”,暴露身份被抓获】

父母与自己并不亲近,妻子又离开了,这对高兵打击很大。浑浑噩噩过了几年之后,一个叫郑燕的女人走进了高兵的生活,给高兵灰暗的日子带来一抹亮色。30岁的郑燕是个可怜的女人,在家因为忍受不了丈夫的家暴跑出来打工,同是漂泊的经历让两个人走到了一起。那段日子,两人就像普通夫妻一样,高兵出门打工,郑燕在家做家务,做好饭菜等他回家。那段日子成为高兵逃亡生涯中最为温暖的时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ol-melia.com/a/ganhuo/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