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厅官打麻将一年输40多万 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

(原标题: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供这位厅官打麻将)

厅官落马,受贿的重要原因竟然是因为酷爱打麻将。

有多爱呢?他自己说,业余时间打麻将觉得不够,挤出工作时间来打。纪委办案人员说他,每月邀约党政领导干部和企业老板打麻将20多次。

一个月20多次,基本上每天都在打麻将了。别人为了让他好好打麻将,甚至给他送100万元的“麻将基金”。

这位厅官打麻将一年输40多万 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

而且,这位“麻将狂人”落马,最早是被自己落马的老上级给供出来的。

曾是“老纪检人”

今天(12月1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逍遥官”的平安着陆梦》,说的就是这位“麻将狂人”彭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龙敏。

彭州是四川省辖县级市,由成都市代管,根据公开资料,龙敏落马前是副厅级官员。

2015年12月18日,四川省纪委发布消息,龙敏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2月,龙敏被双开。

去年10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龙敏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755.892万元、美元1万元、欧元5000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一审依法判处龙敏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八十万元。

龙敏1958年出生,还是个“老纪检”。他是成都金堂县人,早期就在金堂本地工作,曾担任金堂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2002年出任崇州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2006年转任彭州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2009年成为彭州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

可以看到,龙敏在纪委工作的时间不算短。当时办理龙敏案件的成都市纪委工作人员在“纪检人手记”中提及:因为曾经在纪检战线工作,不少同事对龙敏都很熟悉,他在任金堂纪委书记期间还探索了乡镇独立办案,在当时的纪检系统也是小有名气。

“手记”中还提及,龙敏从一名普通科员,努力成为一名副厅级干部,也曾是“佼佼者”。

不过,作为“老纪检”,龙敏在接受调查之初也表现得很不合格,最初他面对纪委工作人员一直在反复强调“我真的以为这些都是正常的,我真的无心欺骗组织,我只是以为这只是当时的一种风气,我曾经抱有侥幸心理”。而且,在他的双开通报中提到,他与行贿人串供,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等行为对抗组织审查。?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的“六大纪律”,他违反了其中的五项。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0月,新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出台,龙敏是该《条例》实施后,成都双开第一人。

这位厅官打麻将一年输40多万 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

△双开通报

“麻将狂人”曾一年输40多万

接下来就要说龙敏“麻将狂人”的事儿了。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麻将这东西真的像毒品一样,一旦爱上它就天天都想打,一天不摸牌手就痒。越打瘾越大,越打标准越高。”

他挤出工作时间来打麻将,单位的同事对这个很有意见。工作时间经常找不到他人,也不好去问他,遇到必须要处理的公事儿,就打电话请示,但要么不接,要么就被挂断了,或者接通几句话就打发了。“后来知道他喜欢耍,再紧急的工作也只得放一放,等一等。”

他打麻将还很细致,有记账的习惯。他账本上的明细包括:打牌时间、和谁打、打多大、输赢多少、谁给的“底分”……有时一年就要记上满满一本,每到月末和年末还会统计一下输赢情况。

而且,他越玩越大,他自己说:“有一年手气不好,大约输了40多万元,但总体上是赢多输少。”

在他的双开通报中,提到他“违反生活纪律,追求低级趣味”,主要说的就是他沉迷于打麻将。在前文我们提及的“纪检人手记”中说到,他追求低级趣味,沉溺于打麻将赌博活动,在崇州、彭州工作期间,每月邀约党政领导干部和企业老板打麻将20余次,严重违反了生活纪律。

行贿人给他100万元麻将基金

既然有打麻将的狂热爱好,就有别有用心的人投其所好。

在“纪检人手记”中就说,在十八大之后,龙敏也曾有过畏惧,还把收受的一部分钱退给了行贿人。但颇具戏剧性的是,后来因为手气撇,他竟然又接受了行贿人给他的100万元麻将基金。

这位厅官打麻将一年输40多万 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

举个例子,商人廖某为了和龙敏建立好关系,经常组织牌局,邀请龙敏参加。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ol-melia.com/a/ganhuo/768.html